宝坻汽车网

当前位置:

为王濛的担当精神点赞

2019/11/10 来源:宝坻汽车网

导读

王濛出任“‘奥运直通计划’速度滑冰国家集训队主教练”一事在昨天爆出以后,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众多的议论——未予置评也是一种议论和一种态度。

为王濛的担当精神点赞

王濛出任“‘奥运直通计划’速度滑冰国家集训队主教练”一事在昨天爆出以后,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众多的议论——未予置评也是一种议论和一种态度。

对这件事,我道听途说了一点点背景,在此发表几个观点——

观点一:“奥运直通计划”是体育改革中的一项系统工程。

“奥运直通计划”是国家体育总局为了备战东京夏奥会和北京冬奥会设计的一项系统工程,已运行了相当长时间了,该计划的基本理念之一,我觉得可以表述为:

在一些我国水平不高乃至很低,但根据国外经验和项目特点,又有可能经过几年努力快速提高水平的项目(这就包含了很多夏季项目和多数冬季项目)上,建立一种略带实验色采的补充机制,即在不打破现有国家队训练和比赛节奏的条件下,另外组织1支或多支国家级队伍,以“国家集训队”的名义、整合国际资源、秉持世界上先进的运动表现等方面的理念并采取相应手段,争取实现三个层面的诉求:一是“全面参赛”、弥补短板;2是良性竞争、提高水平;3是“弯道超车”、争金夺银。

王濛出任主教练的队伍就是“奥运直通计划”中的若干支队伍之一,由于主人公是王濛的缘故,所以引起了一些特别的关注而已,建议有兴趣的媒体朋友和其他界别的人士最好能系统地了解和观察“一系列举措”而不仅是这一项举措。

另外需要厘清的概念是:“代表中国参加正式国际比赛的国家队”和“国家集训队”两个概念是不同的,而“‘奥运直通计划’国家集训队”又是另外一个概念。

观点二:速度滑冰的项目特点,使“王濛直通计划”在理论上有成功的可能。

从短跑道速滑转向长跑道速滑,这确实是一种“跨界”,但不是“竞赛大项”的跨界、而是“比赛分项”的跨界——且不说速滑运动史上过去和现在都有很多兼项成功的运动员,更有很多事迹辉煌的短道教练员是长道出身、很多优秀的长道速滑教练是短道出身——这两个项目之间“界”的辨别完全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要依我看“跨”的根本就不算“界”,而是“门”、“纲”、“目”……乃至“科”、“属”、“种”。

平昌冬奥会上,日本和韩国在速度滑冰比赛中都取得了优良成绩:日本从上届的0奖牌增加到获得2块金牌在内的6块奖牌,韩国从上届的2块奖牌增加到7块奖牌,这种大幅度进步的路径,正是中国体育界目前企图设计的路径,例如师从荷兰的高水平教练(如小平奈绪)、例如长短道的融会(例如韩国的李承勋和日本的菊池姐妹)等等。往深里说,长短道速滑运动之间的竞技文化演化,更充满了相互借鉴和取长补短,例如长跑道速滑的集体出发,就在相当程度上是借鉴了短道的赛制,同理,短跑道速滑的多圈追逐(我认为它极可能成为北京冬奥会的比赛项目之一),又是鉴戒了长跑道速滑。

“王濛直通计划”有可能获得成功的另外一个理由和短道速滑有关,这一点我在冬奥会期间曾经多次谈到过:

中国短道成绩的下降不是绝对实力、或说不仅是绝对实力的下降,而是相对实力的下落、即是短道速滑在全世界范围内快速发展的结果。短道场地和长道场地的区分,是一百米跑道和四百米跑道的区分,因此世界上短道场地的建设速度远远快于长道场地的建设速度——克拉默(Sven Kramer)长达12个赛季的超强统治力,固然体现着一名伟大奥林匹克选手的至尊荣誉,但从另一个方面看,也说明这个项目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速度和普及程度日益被短道速滑超越着,萨布里科娃(Martina Sáblíková)的情况差不多也是这样。

也就是说:如果中国能以更坚定的决心、凭更优越的制度,并基于更先进的理念和手段发展长跑道速滑,它在北京冬奥会上获得好成绩的可能性,其实不见得比短跑道速滑小。何况王濛的这支队伍只是目前几支“长道速滑国家集训队”中的一支而已,她并非盛放鸡蛋的唯一1只篮子。

观点三:为王濛的担当精神点赞。

我认识王濛快二十年了,但索契冬奥会后这几年却没见过,完全不知道她在哪里发财。前些日子在马路边下棋的时候蓦然撞见她,简单寒暄之时才知道她给领导写了自荐信,希望到短道国家队当教练——我没想到终究没去短道却“跨种”干了大道。

我一直觉得在懵懂少年时代王濛身上的缺点挺多的,但这一次,对她的勇于担当我非常敬佩。

她今年已34岁了,在她这个年龄,周继红已当过一年国家队领队、李永波已经当了两年国家队总教练、黄玉斌培养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已经诞生三年……更不用说更年轻时就有为的刘国梁了——中国竞技体育要谋求更快更好的发展,需要有更多这样的年轻人、乃至以一种“不知深浅”的方式出来担当。

我不知道从自荐当短道教练到选择当长道教练的过程中,她的心路是怎样走过来的,但她明显足够勇敢和足够果断得就像她在温哥华的赛场上那样——在中国体育进入新时代之际,要想有新作为,首先就需要王濛这样的新担当。

在这件事上,我不太喜欢的一种观念,是总在谈论“王濛能否作为教练拿到北京2022金牌”这样的话题,由于和一个杰出运动员的担当精神、探索精神、挑战精神相比,四年后的金牌不但不应该是唯一目的、甚至不应该是目的——有太多中国的优秀运动员应当学习王濛,站到教练员的岗位上去,不但当年轻一代的榜样、而且和年轻一代运动员一起成长。

伟哥有什么特点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喝酒

伟哥有什么优势

枸橼酸西地那非合成

标签